天作不合

漫漫步归

首页 >> 天作不合 >> 天作不合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闺范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异能特工:军火皇后 有凤临门 霸道帝少请节制 穿越兽世:兽夫求放过 天师上位记 [综历史]衣被天下 锦官重重 父皇必须死
天作不合 漫漫步归 - 天作不合全文阅读 - 天作不合txt下载 - 天作不合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774章 提醒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乔苒并没有立刻接过,目光落到那只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常的锦盒之上沉默了下来。

崔家探子以命相博得来的东西,仅仅是因为她案子查的不错就要送给她么?乔苒自忖自己虽说还不错,不招人讨厌,却还不至于到人见人爱,以至于让崔家无缘无故就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她的地步。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女孩子沉默了一刻之后开口了,她垂眸看向锦盒,“我天性多疑,所见自也是怀疑的。崔九叔,你为什么要把这盒子给我?崔家即便没有办法彻底解答其意,可这么多年也不至于束手无策吧!而且,你方才特地提到我出生那一年又是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一旁自她开口脸色便变得难看起来的平庄还不等崔九叔说话便抢先出声了:“乔大人,我九叔又不是什么嫌犯。况且我九叔将东西交给你也是好意,你怎的……怎的可以这般咄咄逼人?”说到最后,平庄声音里还有些许愤懑和委屈。

怎么说都跟着乔大人办案这么久了,乔大人这是不信他,是不是?

乔苒看了眼出声替自家九叔打抱不平的平庄,道:“我天性多疑,若是你不喜欢,那倒是我的不是。只是要令你失望了,这个毛病我这辈子怕是都改不了了。”

比起他九叔来,平庄还真是傻气的可以。

正在一旁看热闹的封仵作也适时的插了一句话进来煽风点火:“小子,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整个大理寺,我就同这丫头关系好了吧!”

都是不说人话的,彼此间自然有好些话可讲。可怜大理寺那群人素日里查案还算不错,看人却是不行,被这丫头温良的外表给骗了。

比起平庄的不满,崔九叔反应倒是如常,他笑了笑之后,便出声道:“因为那一年你恰巧出生。金陵江南奢华之地,鲜少发生什么事,这一点乔大人比我更清楚。”他说道,“若说那一年有什么事的话,那便是你的出身了。乔大人,有的时候想不通道理,我也会信玄学的,只要有乔大人在的地方,很多巧合似乎都不是真正的巧合。”

崔九叔说着,转身朝着城外寒山寺的方向,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这一声“阿弥陀佛”就是他信玄学的最好证明。

众人:“……”

待到众人回过神来,封仵作神情复杂的推了推乔苒,道:“平庄这小子的九叔同大理寺那群兔崽子一样在嘲笑你呢!”

只要有乔大人在的地方,很多巧合似乎都不是真正的巧合。听着文绉绉的一句话,怎么那么像骂人呢?

这是在说乔大人是扫把星吗?封仵作不觉得。想到自她来了大理寺,尸体这种事很少有缺的时候了。这也是他看这丫头分外顺眼的原因之一。

这怎么能叫扫把星?这分明是福星才对。

乔苒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接过那只锦盒,在锦盒的锁扣处摩挲了一番,她抬头看向崔九叔,问道:“我能不能打开?”

崔九叔点头,又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乔苒看了他一眼,轻笑:“九叔人是还俗了,心却还未还俗。”

一旁先时还愤愤不满的平庄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一僵,如今九叔的两声“阿弥陀佛”让他又一次想起了先时在寒山寺时每每提到正事,九叔总是一句“阿弥陀佛”搪塞过去。

“阿弥陀佛!”对着乔苒所言,崔九叔又喊了一声佛号,坐实了她方才所言。

又来了,平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有些不是滋味。

他同九叔既是血亲又相识这么多年,却还比不上只见过九叔几面的乔大人了解九叔,想起来,还真是令人有些难过呢!

就在几声“阿弥陀佛”间,女孩子突然伸手拨开了锁扣,而后就在众人的注视中打开了盒子。

锦盒里是一块已然发黄的白色帕子,帕子上绣了一句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凑过来的封仵作只看了眼帕子上的诗便开口道:“对影成三人?这是喝大了吧!”

乔苒:“……”

平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便是不读诗,诗仙李白总该知道吧!这是李白的《月下独酌》很有名的,我都知道呢!”

原本以为自己的书读的够少了,不过也就是识字加略懂一二的水平,没想到面前这位水平更不行,连李白的诗都不懂。

平庄说罢看了看乔苒又看了看自家九叔,见他二人并没有开口的意思,想了想,便不准备放过这个在封仵作面前炫耀的机会,忙起身,支着拐杖开始念了起来。

“原诗是这样的,你听好了啊!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原本念诗的时候起身是为了敬意,论辩馆的文人们背负双手一边踱步一边念诗也是极有气势的。只是眼下的平庄实属“身残志坚”,吊着胳膊和和打着石膏的腿,支着拐杖一边“嘭嘭”驻地的发出声响,一边念着诗,诗念的断断续续,拐杖驻地声也是无比杂乱,此情此景,莫说气势了,反而莫名的诡异和滑稽。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最后一句落下,平庄站定,转头看向席上的三人,因着动作过大,一根拐杖也“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此时离他最近的乔苒见状默默弯下身子捡起那根拐杖,递给了他,而后道:“你坐下吧!看着人累心也累。”

平庄:“……”

在席上崔九的目光中,背完了一整首《月下独酌》的平庄只得在还未受到任何夸赞的前提下坐了下来。

屁股才沾到椅子上便听封仵作开口了:“这不还是喝大了?”

乔苒看了眼一旁有些愤愤的平庄道:“这确实是李白醉酒所作。”

封仵作这话虽说……呃……浅薄了点,可也是实情。

不过这发黄的白帕子上绣这句诗定然不是随意为之的,而是有所目的的。

乔苒看着这帕子有些出神。

被封仵作落了面子的平庄目光也转到了那张帕子上,他伸手拿起帕子正反看了看,又将帕子放到鼻间闻了闻,忽地猛地一击掌,而后惊呼道:“这明明是白帕子,却发黄了,难道也是线索?什么地方能把白帕子变成黄色?兴许是染缸……”

“这帕子当年到手时也是新的,只是经过这些年,时常被我和祖父拿出来摩挲钻研,又不曾浆洗过,这才成了如今的样子。”崔九叔打断了平庄“现学现卖”的推理,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你有什么想法稍后去同乔大人说便是了,不必在这里说了,吃饭吧!”

这推理确实有些惊人,同周世林有的一拼。乔苒看了眼平庄,收了锦盒。

茶过三巡,饭吃的差不多了,乔苒拉了拉封仵作,同他一道起身向崔九叔辞行。

崔九叔点了点头,眼见女孩子正要转身,他却突然出声叫住了她:“乔大人。”

乔苒转身看他。

日光照入窗内,崔九叔的脸色似乎有些复杂,只是不等乔苒细看,他便垂下眼睑,没有与她对视,而是声音淡淡的说道:“我亦不希望边关战事再起,当年大楚境内陈善谋反,匈奴乘虚而入,所过之处,烧杀掳掠,死在匈奴刀下的亡魂不计其数,有无辜的百姓亦有以身殉职的兵将。清明将近,我会去城外陵园祭拜,乔大人若是得空,也可以去祭拜祭拜这些故去的兵将。”

乔苒听的心下一跳,脑海中似乎有一个念头突然闪过,可当她伸手去抓时却抓了个空。

看着面前神情悲悯的崔九叔,乔苒动了动唇,有心想说什么,可临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到最后还是只俯身双手合十朝这位崔九叔做了个佛礼便离开了。

眼看乔苒和封仵作离开之后,憋了一肚子委屈的平庄连忙转身对一旁的崔九叔道:“九叔,我……”

“阿弥陀佛!”崔九叔说道。

平庄:“……”

乔大人的话果然很有道理,九叔人还俗了,心却还没有还俗。

……

……

回到大理寺之后,乔苒抬脚便向大牢走去,只是走到大理寺大牢前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兀自摇了摇头,而后转身复又出了大理寺。

跟在她身后还未来得及同她打个招呼,告诉她自己要回后衙的封仵作:“……”

他那么大一个人,感情这位乔大人是完全忘记他了,是么?

……

……

虽然此时还未到清明,城外的陵园却已经有人开始祭扫先祖了。

裴卿卿一双杏核大眼东瞅瞅西看看,不复往日里的神气,而是耷拉着两只团子头,神情有些慌张和不安。

一阵山风刮过,插在坟头的树枝沙沙作响。

裴卿卿一个激灵,连忙上前半步,拉紧了乔苒的胳膊,紧紧靠住她。

乔小姐突然从大理寺回家来,说要出城一趟,问她要不要一起去,裴卿卿闻言当即便把小白扔回了窝里,高高兴兴的在红豆艳羡的目光中陪同乔小姐出了门。

没办法,作为乔小姐面前的第一“红人”,乔小姐出门自然是要带着自己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乔小姐居然带她来了这里。

她裴卿卿生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妖魔鬼怪,裴卿卿紧紧拉着乔苒的胳膊,四处看着。

眼下还未至清明,祭扫的人并不多,偌大的陵园墓地里显得空空荡荡的。

看出她的害怕,乔苒揉了揉眉心:她险些忘了裴卿卿就怕妖魔鬼怪了,这也是裴卿卿为数不多的小孩子特点之一。

想到这里,乔苒拍了拍裴卿卿的胳膊,道:“卿卿,你去摘些花儿来,我在这里找人。”

听到可以暂且离开这地方,裴卿卿松了口气,应了一声连忙转身跑了。

偌大的陵园墓地里人不多,不少墓碑前甚至早已长满了杂草,彻底将墓碑掩在了其中,这样的多半是亲人都已不在世上了,自然无人来打理。

战争来临,倾覆不过一夕之间。

乔苒走过陵园墓地,对那些未被杂草掩盖的墓碑一一看去。

手里的野花已经很多了,再多便要拿不下了,裴卿卿捧着手里的野花折向陵园,眼角余光一撇,瞥到一群身形魁梧的武将就在前方不远处,其中一个还是她认识的熟人——那个推理能力惊人的周世林。

在山西路的时候,周世林的推理能力可是她此生从未见过的“厉害”,为此,裴卿卿印象颇深。

此时,这个周世林正同七八个武将满脸肃穆之色的往陵园里走去。

清明正日里祭扫的人太多,是以不少人便喜欢错开人多的正日,提前或者往后祭扫。

这些武将大抵是今日告了假集体过来祭扫了。裴卿卿皱着小脸跟在他们的身后,乔小姐说这陵园里的都是战争中死去的百姓和兵将,他们被埋长眠于此。所以,说起来其中定会有不少周世林这群人的旧识吧!

他们是来祭扫故人的。裴卿卿的小脑袋晃了晃,很快推倒出了这个结论,这一行人的脸色皆肃然凝重:看样子他们心情不太好呢!连她那么大,哦,不,是那么小的人跟在后头都没发觉。

裴卿卿抱着野花走入陵园墓地,一眼便看到了立在不远处角落里的乔苒,打了个哆嗦之后,便小跑了过去,而后将手里的野花递给乔苒。

“乔小姐,花儿来了。”裴卿卿说道。

乔苒回头朝她笑了笑,接过她手里的花,道了声:“卿卿辛苦了。”

裴卿卿小脸一红,忙大人似的摆了摆手,道:“无妨,举手之劳而已。”

乔苒蹲下身将那一束野花放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名字出神。

这墓碑前只零零星星的几支杂草,似是年年有人过来祭拜,墓碑上虽也积了灰,不过比起不少终年无人祭扫的墓碑却显得“干净”了不少。

眼见乔苒许久不出声,裴卿卿有些慌神,眼角的余光扫到不远处正在一个墓碑一个墓碑祭扫的周世林等人,她拉了拉乔苒的袖子,指着那一行人,对乔苒道:“乔小姐,周世林也来了。”

周世林?乔苒的目光从墓碑上移开,顺着裴卿卿手指的指向望了过去:她倒是险些忘了,这里既然埋着如此多的兵将,以周世林为首的那群武将便一定会过来的。

只是没想到那么巧,居然正巧碰上了提前来陵园祭扫的周世林一行人。

喜欢天作不合请大家收藏:(m.596xs.com)天作不合596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异界九死神功 电影世界大抽奖 篮神 崩坏纪元 战王归来 妖圣传 唐残 万古第一狂神 护花神医在都市 超神圣骑士 LCK之野王降世 史上最强氪命 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 造神 墙头有杏 都市超级医仙 傻子医仙 天地人皇 道士无敌 重生之女配军嫂
经典收藏 神医王妃 慕南枝 我家王妃总想让我篡位 穿成康熙纨绔子 皇上隆恩浩荡 如意书 把云娇 财神郡主之谋嫁世子爷 到清当自强 长姐她富甲一方 夫君个个都很坏 旺门佳媳 北宋生活顾问 独步风流 烟水寒 穿到北周遇到你 重生之再许芳华 回到古代当兽医 开封府宿舍日常 狐作妃为:邪皇的小萌妃
最近更新 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 明珠娘子 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 秦女谋 神医魔后 权宠天下 神医王妃有空间 首辅娇娘 权宠嫡女:将后重生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王的女人谁敢动 农女当家:猎户夫君不要撩 二婚必须嫁太子 妖女乱国 穿越之民女为妃 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 冥界毒莲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重生农家小地主 帝台春
天作不合 漫漫步归 - 天作不合txt下载 - 天作不合最新章节 - 天作不合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